胜马财经观察发现,当前,由于疫情的冲击、国家政策发力指向的挪移等多重因素的叠加,白酒行业正进入深度调整期。古井贡酒作为安徽省的头部白酒企业,在盈利能力、发展路径、市场份额、股价估值等方面面临不少压力,正遭遇“瓶颈尴尬”。

01

盈利环比下降,股价持续动荡

近期,古井贡酒的股价突然跳空低开跌停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要知道,在今年4月后古井贡酒股价是一路攀升,涨幅超过70%;然而,在古井贡酒公布三季度业绩快报后,却在资本市场“遇冷”,股价“闪崩”跌停,后大幅度下跌。

一面业绩高增长,一面股价跌停,古井贡酒的“两市”表现确实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与一般业绩不振导致的股价下跌不同,古井贡酒三季度业绩快报是相当亮眼的。但仔细分析,公司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环比下降了14%,说明古井贡酒正面临不小的外部压力。

胜马财经注意到,截至2022年上半年,古井贡酒87.51%的收入来自华中地区(安徽省是大本营),而华北、华南分别贡献的收入仅为6.76%、5.60%,合计占比低于13%。

此外,这几年,古井贡酒的兼并战打得也是如火如荼。例如在2016年,该公司斥资8.16亿元收购湖北黄鹤楼酒业51%股权,这无形中拉长了资金链,但却难以产生聚合效应。

从资本市场的耦合关系看,古井贡酒的股价震荡变化,与其第三季度业绩增速不及预期有关。

业绩公告显示,古井贡酒前三季度实现收入127.6亿元,同比增长26.4%,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增长33.2%。公告中还显示(三季度末)负债总计120.04亿元,合同负债37.63亿元——相较二季度末,增加了3亿多元。

此外,公司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指标也在下滑,从去年同期的15.53%下滑至14.69%,这说明公司整体盈利能力的下降。

作为我国第一家成功上市的白酒企业,依据多年累积的规模和品牌效应,面对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古井贡酒持续加大营销力度。从2021年开始,销售费用增长了28.4%,但归母净利仅增长23.9%,扣非净利也仅增长23.3%,都低于销售费用的增速。

今年上半年,其销售费用约25.95亿元,同比增长27.95%,金额要高于同期19.19亿元归母净利润。

近五年来,古井贡酒在营销上就已经支出近150亿元。综合促销费和广告费是大头,公司从2016年开始连续6年冠名央视春晚,可以看出,销售费用的持续増长并未带来销售相匹配的增长是古井贡酒营收收窄的重要诱因。

02

高端化道路不畅,应对能力不足

高端化道路的不畅是当下古井贡酒发展转型面临的重要问题。其代表中高端的产品年份原浆在2021年销量仅微增,库存却暴增111.26%,产品增长乏力的窘境,致使价格贡献将难以呈现预期效应。

与此同时,古井贡酒正面临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茅台、五粮液等竞争对手开始布局新市场,千元次高端酒类也加速创新,进一步消解古井贡酒的营收空间。另外,山西汾酒在全国的“攻势”也不减,力争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当前,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和变革期。疫情的冲击,冲击了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根基。疫情冲击下所催生出的消费力萎缩和降档消费日益凸显。更重要的是,折消费取向和消费结构的变化。物美价廉消费观念更加深入人心:光瓶酒,将成为更多酒厂关注的品类。

以泸州老窖的高光为代表,其在市场上已实现了良好的回转率,证明消费者有一种理性自信,愿意花较低的购买成本享受较高的品质,光瓶装好酒的产品形态将在2022下半年迎来爆发。这和古井贡酒的设计初衷背道而驰。消费者的消费指向的变化,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也凸显出古井贡酒在对接需求、把握消费变化方面的能力不足、策略失效。

03

市场份额下滑,次高端竞争激烈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古井贡酒华中地区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9.98%、90.57%、89.53%、87.6%和85.23%,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其中,古井贡酒近三年省内营收占国内67%左右,省外拓展尚在培育阶段。值得注意是,古井贡酒在收购了明光酒业、黄鹤楼酒业后的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在高端化路径不畅的前提下,古井贡酒只能在次高端方向发力,500ml古20批发价曾达到550元/瓶,其竞争对手包括五粮液15酱、泸州老窖特曲60、梦之蓝M6、水井坊典藏等。在省内,古井贡酒又得与迎驾贡酒、口子窖两家酒企竞争,而目前安徽省内白酒市场规模也在紧缩之中。

此外,由于受国家限制“三公”消费、禁酒令、疫情等因素冲击,我国白酒行业整体产量总体呈下降趋势。从2017年的1198.1万千升下降至2020年的740.7万千升。最新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白酒总产量达715.6万千升,同比下降0.6%。新国标的出台,意味着勾兑酒将退出历史舞台,纯粮酿造的高品质白酒将进一步受到市场青睐。

在疫情、国家政策调控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作为关系国际民生的酒水行业迎来了“洗牌”。我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已由2017年的1593家降至2020年的1040家,预计到2022年底会降至997家。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日益深刻的行业调整,古井贡酒也不能脱离大环境的影响。

产业链的拉长,白酒上下游企业都面对着不同程度的技术升级压力。古井贡酒在市场的深刻蝶变中显得有些“反应迟钝”,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还存在着市场提振不足的问题。

胜马财经认为,遭遇估值过高、盈利环比下降、股价跌停、高端化路径不畅、市场份额缩小等多重表征“瓶颈尴尬”的古井贡酒,其未来能否重拾投资者信心仍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追加内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内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