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性的战略收缩和业务裁撤,利润也许就挤出来了。


来源 | 中国企业家杂志作者 | 邓双琳出品 | 投资人说

阿里新交出的2023财年第二财季财报,乍一看平平无奇:
季度内营收2071.76亿元,同比微增3%,环比增长0.7%;

净亏损224.67亿元,调整后的净利润为338.2亿元,同比增长19%。

但这份财报实则透露出两个消息:

一是降本增效成果显著,二是投资业务受冲击明显。

净亏损加剧,主要受投资所带来的账面收益影响,与全球资本紧缩周期导致股票市场的大跌密不可分。

职业投资人程宇向我们分析:

“阿里在股票市场上升周期建立了自己的投资资产,但现在恰恰遇到股票市场的下降周期,变动必然会影响到最终的利润表上。”

但刨除投资因素,阿里的盈利大幅改善

尽管与往年增速相比,阿里的营收增长依然放缓,但考虑到疫情以及国内外局势的影响,收入、毛利环比都开始企稳回升,已属不易。

第二财季季度阿里除国内电商板块,其他板块同比均取得增长。

阿里国际商业业务收入增长4%,全球化业务稳健增长;

直营及其他收入同比增长6%,盒马收入增长明显;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7%;

菜鸟经调整EBITA实现盈利,外部收入占比提升至73%;

本地生活服务分部经调整EBITA为亏损34.93亿元,较去年同期收窄了近一半;

数字媒体及娱乐分部经调整EBITA仅亏1.17亿,同比收窄近9成。

核心的国内电商板块是阿里第二财季里唯一收入同比下降的板块。

季度内,阿里中国零售商业实现收入1312.22亿元,同比下降1%,环比下降4.2%。淘宝和天猫GMV均出现同比单位数下降。

这与国内消费下行形势一致——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9个月,中国网上零售额增幅放缓,有五个月的月增长率在5%以下,国内消费环境整体处于萎缩状态。

叠加行业进入存量市场阶段,电商营收不可能继续维持高增速。

可圈可点的是淘宝天猫的用户黏性。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的12个月,在淘宝和天猫消费超过人民币10000元的消费者数维持在约1.24亿,并有98%的留存率。

这份财报还透露出一个信号:

陷入增长乏力的阿里,近一年“左手勒紧钱袋子,右手紧抓效率”的措施已有成效,本季度利润的改善与降本增效密不可分。

财报显示,阿里季度内成本和费用为1820.39亿元,同比下降1.9%。这是2022年以来,阿里首次出现成本费用同比下降,成本及费用占比总收入从2021年同期的93%减至88%。

现金流则进一步优化,季度内阿里现金流净额为471.12亿元,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39.1%。此外,三个月内,阿里总员工数量减少了1797人。

即便狠抓降本增效,但从本季度财报来看,阿里产品开发费用(含基础研发)并未下降多少,这表明阿里对未来长期发展依然有清晰规划。

以规模换增长的无序扩张时代已经彻底过去。

阿里财报一直是观察互联网企业的风向标,本季度财报其实也暗藏一些互联网企业过冬指南:

1、高速发展时粗放经营,有危机感后针对性的战略收缩和业务裁撤,利润也许就挤出来了;

2、减少非主营业务扩张,负债得到缓解,留下充沛现金流,对于“过冬”至关重要。

3、在新赛道大力起跑,不如回到主营业务精耕细作,改善效率,筑高护城河。

01

如何降本增效

阿里财报最大的亮点,反映在主营业务的降本增效上。

营收增速放缓,但利润增加,说明降本增效措施有效果。

用毛利率的数据来衡量这一成果相对更清晰——

阿里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5.35%上升到今年的36.67%。

程宇表示:

虽然毛利率变动幅度不大,但毛利率的提高其实一直是企业付出最多的部分。除非主营业务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毛利率才会有大变动。

目前看来,阿里主营业务并没有发生巨大变化,但在全球紧缩周期情况之下,依然提升了毛利率,说明阿里的综合竞争实力其实在增长。

检验降本增效成果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即经营利润率。

如果剔除潜在包含的销售费用率、研发费用率、行政费用率等后,可以发现,阿里的经营利润率从去年的7.48%上升到今年的12.13%,幅度明显。

这一点能体现,至少阿里在内部费用控制上做了很大努力。程宇分析。

面临内外部环境,阿里主动做出相应调整,除了降低成本来提升效率,另一个打法则是更加聚焦,精细化深耕已有业务的效率,争取创造除核心电商以外更多“小护城河”。

作为本季度阿里内部同比增速最快的两个业务线,菜鸟和本地生活的增长性体现了阿里深耕效率的成果。

财报显示,高德在第三季度的表现相当亮眼。国庆黄金周期间,高德日均活跃用户突破2.2亿。

同时,高德也拉动了本地生活服务的快速增长——

第三季度,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增长了21%。可见高德平台的增值正在显现效果。

程宇认为,阿里将地图、导航、点评、打车等出行综合需求都聚集在高德上,通过一个平台节约了大量资源,也提升了用户出行效率。

这个细节,反而体现出一个商业性本质——作为一个互联网服务商,价值正是在于如何有效提升用户效率。

效率提升越多,给用户创造的实际使用价值就越高,那么服务商获得的收益也越高。

未来“高德+饿了么+飞猪”的体系若能加强协同效应,效率的价值反馈将更明显。

菜鸟本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6%至182.82亿元,是阿里业务线中增长幅度最大的业务。外部收入占比进一步提升至73%。

菜鸟驿站的站点数同比增长超20%,超过17万个。

程宇认为,菜鸟国内的增长,源于对物流过程及更深度的把控,优化了效率,提升了服务质量和用户体验。

运用数字技术来优化原有行业效率是阿里的一贯精神,如今调整期的阿里优先效率创造价值,也算是回归本质。

当年阿里电商起家,也正是依靠电商与物流结合带来的商品流通效率。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许多企业都曾盲目跟风走过一条路——通过烧钱补贴来吸引用户。

但在寒冬之下,用财务补贴创造的价值,几乎都是虚晃一枪,严重的还会伤害到企业根基。

通过效率提升创造出来的价值,才是良性价值。

02

关键转型期

进入增长乏力期后,阿里一直在面临一个考题:

如何在电商基本盘外找到新增长引擎。

今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发布股东信,进一步明确阿里未来三大战略:消费、云计算和全球化。

目前,国际环境处于整体需求旺盛阶段,阿里国际商业在当中取得增长,与国际通胀大环境也是一致的。

程宇认为,目前国际环境整体需求比国内要好,因此阿里可以抓住窗口期,重点发展国际业务,让国际业务来带动营收增长和利润增长。

云计算则是扛起阿里下一段发展的希望。财报显示,第二财季阿里云业务收入207.6亿元,同比增长4%。

尽管增长放缓,但阿里云的收入结构也经历了一番调整。

根据财报数据,阿里云非互联网行业收入增幅达28%,主要由金融服务、电讯及公共服务行业所驱动,未来或许不再倚重互联网行业。

2021年,阿里云丢掉了一个最大的客户字节跳动,字节跳动选择自己单干,推出了火山引擎,阿里云增速由此放缓。

从财报里看,阿里云也正在成为阿里全球化的重要技术抓手。

9月22日,阿里云宣布未来三年将投入70亿元,继续建设国际本地化生态,并在欧美亚多地增设6个海外服务中心。

目前,阿里云在全球28个地域运营着85个可用区。过去三年,阿里云在海外市场增长超过10倍,排名亚太第一。

招商证券最新的研究指出,云计算正在成为阿里巴巴新的重要增长点,从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阿里云实现盈利常态化。

程宇认为,阿里云要取得更高发展,必须要与实业相结合,需要从具体的行业切进去,而不是泛化的发展,必须要跟这个具体行业的特点、行业规律、行业知识相结合,然后在自己的云层面上形成足够的软件服务的生态,而且这个生态能够对具体行业的效率提升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样,云、软件、服务和生态,才能和行业之间形成良性发育关系,竞争力和护城河也会越来越强。

当前中国面临着一个空前的机会,制造业中,表现为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深度融合。

对企业而言,找准中国经济的脉搏,顺势而为更能与社会经济同频共振,带来长期发展。

“数实融合”正是阿里下一阶段想乘上的东风。

11月9日,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上,张勇表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已经成为行业的共识和趋势,“阿里巴巴会始终扎根实体经济,利用好数字技术帮助中小企业,推动产业变革加速到来。”

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副秘书长胡麒牧指出,在电商赛道进入下半场的背景下,阿里把推动数实融合作为新的增长点,阿里云和菜鸟网络表现出强劲增长势头。

数实融合领域是一个几十万亿级的巨大市场空间,既是我国规模巨大实体经济的转型方向,海外市场也有巨大需求。

不过,尽管降本增效颇有成效,但阿里短期内依然承压。

以代表阿里核心收入的客户管理收入(CMR)为例。第二财季,阿里CMR为664.97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到7%。

财报电话会上,分析师们表达了担忧。

张勇解释,无论是大、中、小商家,在一个不确定的疫情经营环境下,对于营销投入预算的行为都更加谨慎。

张勇还提到,本季度受退货率等因素影响,截至2022年9月底止季度,CMR的跌幅高于GMV跌幅。

而这与阿里整个电商运营手法、销售方式的变动均有关。

一方面,由于包括直播电商等销售方式的变化,会对退货率产生影响,进而影响销售佣金;

另一边,与CMR相关的广告收入、广告主整体意愿、宏观经济直接相关。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观察互联网企业的窗口,从阿里的财报中,可以看出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冬天如何制定策略规划,如何投入资源、如何执行战略。

全球经济的走势难以预测,谁都无法就此下定论,阿里是否会很快拨开迷雾见月明。

但长期来看,有清晰规划、愿意主动调整的企业,才有走出冬天的韧性。

     END     

近 期 活 动

----------------------------------------

----------------------------------------

阅 读 推 荐

从8位大佬在乌镇互联网大会的演讲中,我看到了这个趋势

 沃衍资本魏斌:制造业投资大有可为,选对方向才是关键

雷军小目标:做世界TOP5,每年至少1000万辆

沈南鹏:15年投了上千创业者,我发现这样的CEO能成事

张一鸣:为什么我不赞同控制人力成本?



追加内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内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