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鳗财经》文 / 李炳瑶

        7月25日,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科为)创业板IPO已成功过会,并于8月10日完成了对上市委审议意见落实函的回复。招股书显示,达科为是一家专注于生命科学研究服务及病理诊断领域的专业提供商。在生命科学研究服务领域。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达科为在最近6年内仅有一项发明专利,且其研发投入远落后于同行公司。此次IPO,该公司将用两成募资补充流动资金,还曾为3000万元募集资金签署对赌协议。目前达科为近八成收入来自代理业务 且其对单一供应商依赖严重。

        6年内仅一项发明专利 研发投入落后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达科为主要从事科研试剂及仪器的代理销售,以及部分科研试剂的自主研发、生产及销售;在病理诊断领域,该公司主要从事病理诊断设备及试剂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达科为取得了21项软件著作权和123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21项。在该公司的21项发明专利中,有6项香港发明专利,15项国内发明专利。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6项发明专利都是在2016年10月取得,也就是说在最近6年内,该公司在海外没有任何发明专利取得。此外,该公司的国内发明专利申请也比较拉胯,从2016年11月至今,该公司仅取得一项发明专利,就是该公司在2021年4月取得的一种封片机的多轴交叉控制方法。

        由此可见,在最近6年时间内,该公司在国内和国外仅取得了一项发明专利。作为一家生物科技公司,达科为的发明专利申请表现非常一般,在2016年之后,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发明专利,这是否意味着该公司的技术研发能力在减弱?

        招股书显示, 从2019年至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该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425.41万元、2172.25万元和3296.72万元,同期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5.57%、3.59%和3.94%。2020年,达科为的研发费用同比下降了了10.4%,同期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下降了1.98个百分点。2021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稍有回升。

        与同行公司比较,达科为的研发投入并不占优,同期可比公司研发投入的平均值为3.75%、4.46%和5.23%。从趋势来看,报告期内,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的行业平均值在持续上升,而同期达科为的却在下降了。

        2020 年及 2021 年,达科为病毒保存试剂产品实现销售收入分别为5260.37万元、4827.88 万元,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71%、5.78%。随着新冠疫情被控制以及新冠产品价格下降等因素的影响,其对该公司的收入贡献可能减少,该部分收入存在不可持续的风险,该部分收入曾是该公司第二大收入来源。

        不过,该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坦言,随着新冠疫情被控制以及新冠产品价格下降等因素的影响,其对该公司的收入贡献可能减少,该部分收入存在不可持续的风险。

        两成募资补流 曾为3000万元募资签对赌协议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达科为计划募集资金8亿元,其中1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截至2021年3月31日,达科为的资产总额仅为38259.86万元,还不及募集资金的一半。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达科为还存在重复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况。招股书显示,达科为此次IPO拟将10000万元募集资金直接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将12700万元用于深圳市达科为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物试剂生产中心建设项目(以下简称生物试剂项目),将9350万元用于达科为(深圳)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医疗设备制造中心建设项目(以下简称:医疗设备项目),将28150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将19800万元用于营销服务网络与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

        上述项目中除了直接补流外,生物试剂项目中还有铺底流动资金3000万元,医疗设备项目中有铺底流动资金2700万元,合计补充流动资金达到15700万元,占募集资金总额的20%。

        此外,达科为的实控人还曾仅为募资3000万签署对赌协议。在新三板挂牌期间,达科为的督导券商、审计机构、律所分别为华创证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德和衡(前海)律师事务所。而此次创业板IPO变为中天国富证券有限公司、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中介机构被替换。

        在新三板摘牌后一年多,2020年8月28日,该公司向贵阳中天、深圳佳汇发行117万股股票,其中,向贵阳中天发行70.20万股,每股价格为人民币25.64元;向深圳佳汇发行46.80万股,每股价格为人民币25.64元,共募集资金3000万元。

        此后,达科为、吴庆军、吴映洁与贵阳中天、深圳佳汇就本次增资签署了《关于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此外,达科为、吴庆军、吴映洁与贵阳中天、深圳佳汇分别签署了《关于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补充协议》《关于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补充协议(2021 年)》。

        其中,双方约定,如果达科为未能在2022年12月31日前向中国境内A股有权上市审核机构递交合格上市的申请材料并获得受理,或者由于公司自身原因违反届时有效的中国境内A股上市规则而导致其不能在2022年12月31日前向中国境内A股有权上市审核机构递交合格上市的申请材料,则投资人有权自行选择要求实际控制人回购或向实际控制人以外的任意第三方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或部分公司股权以及该等股权因转增、送股等而衍生的股权。

        虽然在补充协议上约定,该等条款在提出上市申请时终止,但若上市申请被否决,或者上市申报材料被撤回,则相关对赌协议条款的效力将自行恢复。

        对此,该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如触发对赌协议恢复条件,将可能导致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履行对赌条款,从而对公司股权结构、管理层和日常经营稳定造成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达科先三次现金分红,分红金额分别为315.6万元、315.6万元和2098.85万元。此外,报告期内,该公司还获得政府补助321.82万元、704.05万元和646.37万元。

        近八成收入来自代理业务 对单一供应商依赖严重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达科为实现营业收入43540.07万元、60537.23万元和83721.31万元,同期该公司的净利润1382.96万元、8133.45万元和10351.25万元。

        报告期内,达科为主要以销售代理品牌为主,其中主要包括代理品牌的科研试剂、科研仪器及采血设备等,代理品牌产品整体收入分别为3.86亿元、4.72亿元和6.4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0.14%、89.05%、78.15%和79%。

        可以看到,达科为近八成收入来自代理业务。该公司自2008年开始就以独家代理的方式销售BioLegend流式抗体相关试剂。报告期内,该公司向科研试剂供应商 BioLegend 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3459.24万元、16810.89 万元和 24821.20 万元,占报告期各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9.19%、44.90%和 51.43%,该公司存在单一供应商采购比例较高的风险。

        事实上,近年达科为代理产品的销售占比整体上有所下降,该公司也在研发更多类似病毒保存试剂的自主产品,达科为拥有的自有试剂品牌包括“达优”和“Biosci”,以及在病理诊断领域形成了自主设备品牌“达科为”。

        不过就目前来看,很长一段时间内代理产品依然是达科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即使该公司募资建造研发中心、制造中心等,但该公司每年研发费用占比仅5%左右,要靠自主产品扛起大旗还需要很长时间。

        2020年达科为利润增长突飞猛进的原因主要在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该公司自主研发了用于核酸检测样本收集及储存的病毒保存试剂产品。

        一方面是疫情之下病毒保存试剂需求量大,另一方面也是自主研发给达科为创造了更大的利润空间,因此该病毒保存试剂在2020年成为达科为毛利率最高的产品,虽然仅为该公司贡献了8.71%的收入,但最终毛利占比却达到14.29%。

        不过,达科为病毒保存试剂的毛利率并不平稳,随着市场需求的回落以及同类产品供应商的日渐增多,2021年前三季度病毒保存试剂的毛利率大幅下降16.86%,仅为47.07%。换个角度来说,疫情平稳之后达科为能否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还有待商榷。

        对于上述问题,《电鳗财经》向达科为发去了求证函,在发稿之时并未收到该公司的回复。

追加内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内容哦 !